• 搜索易学新闻

  易学 > 新闻中心 > new公司.人物新闻 > 正文

山西煤矿大王邢利斌的起落毁誉

2014-5-15 11:07:57 来源:新浪教育 已有评论:0 点击查看
新闻导读:3月12日被警方带走后,山西"煤矿大王"邢利斌的"传奇"画上了一个休止符,但其留下的诸多待解谜团,依然在持续发酵。
  据公开报道,与其几乎同时期被查的,还有北大青鸟总裁苏达仁,但苏的身份随后被北大青鸟否认。

  更大一起疑似"关联"事件来自4月17日落马的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获知,北大青鸟、华润集团,都是邢利斌辉煌时期的国企合作伙伴。另据报道,邢利斌正是华润所涉金业集团资产包收购案的中间人。

  从白手起家,到坐拥600亿元资产、执掌山西最大民营煤炭能源集团联盛集团,邢利斌长年低调行事,在政商两界人脉极广,纵横捭阖于煤炭市场,其公益形象和出手大方,曾给当地民众留下深刻印象。

  直到两年前"7000万嫁女"暴得大名,邢利斌便开始无以遁行于公众视野。

  从巅峰到谷底,不过短短一两年。2013年年底,资金链断裂的联盛,被迫踏上重整之路,引发震动。

  随着警方的介入以及"关联"事件的发生,在外界眼中,这并非一起简单的经营不善导致的重整案。

  致命危局

  2013年8月11日中午11点,一个澡洗了长达3个小时,邢利斌终于出现在联盛商务酒店二楼会客大厅,数十位下属急盼他的应对危局之策。

  十天前,《21世纪经济报道》刊发文章,称这位曾花7000万元嫁女的煤老板已经负债100%,报道引发连锁反应,各种金融机构纷纷抽贷,联盛本已紧张的资金链至此断裂。

  据当天参与会面的人士介绍,简短与下属对话并草草吃过午餐后,邢利斌一刻未停即奔赴省城太原,拜会相关政府官员及债权方,以期获得支持。

  在此次报道之前,联盛已经饱受到期贷款不再续贷之苦,仅华夏、民生等股份制商业银行抽贷资金已达37亿元。最初邢调节资金用于填补窟窿,包括减持香港上市公司3.36亿港元股份,后来不得借遍朋友,包括部分高利贷款,苦苦支撑。

  从2012年开始,在连涨近10年后,中国煤炭市场遭遇拐点,包括联盛在内过惯了好日子的煤企,一时还不适应捉襟见肘的境地。

  在当天的午餐中,邢利斌对未来的煤炭市场依旧乐观,并分析半年将会好转。

  然而,正是其后半年,邢利斌跌到了人生的谷底。

  2013年11月29日,连续3个月奔波未能获得强力支持后,在12月有10亿元贷款到期之前,邢利斌申请破产重整,获得吕梁市柳林县人民法院的受理。

  破产重整,能让欠债320亿元的联盛获得司法保护时间,期间所有债务停息止付,资产获得保全,法院不能执行拍卖,债权人不得哄抢。但这段时间最长不超过9个月。最后时限前,联盛必须重新启动生产并在约定期限内清偿债务。

  邢利斌提出的重整方案是加大产能获取更多收入。按他的计划,联盛2014年达到1100万吨煤炭产量,2015年达到1500万吨;从2014年开始,逐步减少负债,到2021年减少至100亿。而实现这一目标所需的56亿元资金,由战略投资方和当地企业共同出资。

  但这一方案遭到债权人一致强烈反对。2013年12月6日,14家债权机构向山西省委、省政府提交了《关于省委、省政府出面协调联盛重整时间的紧急报告》,报告以联盛和地方法院单方宣布进入司法程序,债权人利益受到侵犯等理由要求停止重整。山西省高院亦支持这一要求,称柳林县接受重整的司法程序有瑕疵,应当撤回。

  重整在各方角力中停步不前,一晃又是3个月,更致命的打击不期而至。

  3月12日,邢利斌在太原机场被警方带走。当地与邢熟悉的多位企业家认为,邢此次被带走,与当年和北大青鸟一道入股吕梁市属离柳焦煤集团有关

  2011年,由联盛集团与北大青鸟分别出资90%与10%组成联盛青鸟公司后,斥资40亿元持有离柳集团49%的股权。

  离柳集团属于国营煤矿,由于年代久远,资源禀赋已然颓落,公司8000名员工中,有3000名为退休老职工。负担沉重加之资源匮乏,青鸟联盛入股离柳,当时颇让外界意外。

  据当地企业界人士介绍,邢利斌对此有着大的拓展计划,依托离柳的国营身份减少获批优质矿产资源阻力,新建大产能矿井。

  但据知情人士介绍,这一计划还在运作之中,入股离柳的资金即被邢挪走。此后离柳合作事宜再无进展。

  邢利斌被警方带走后,当地政府表示联盛重整一直在顺利推进,但是银行界与当地企业家已无信心,其战略投资商安泰信亦宣布退出。

  白手起家

  在此番出事前,邢利斌被一些吕梁当地青年认为是白手起家的成功偶像。

  1990年,邢大学毕业后放弃分配工作,自诩"不做煤炭愧为山西人",投身煤炭行业。这位年仅23岁、白手起家的大学生,很快在一堆中年人中脱颖而出。到1998年,刚步入而立之年,邢利斌已坐拥2.1亿元资产。煤矿、焦化厂、洗煤厂之外,160辆的卡车组成的车队源源不断地将他的煤炭销往外地

  其后,亚洲金融危机来袭,邢利斌的企业也遭到重创,几近一无所有。但2002年煤矿市场回转之际,邢利斌果断出手,蛇吞象般收购柳林年产60万吨的国营大矿兴无煤矿,并在短短10年内再次成为号称资产600亿的大老板。

  一位与邢多年相交、身家10亿的好友,回顾了邢利斌兴无煤矿一役。

  据此人介绍,2002年,兴无亏损严重,工人工资拖欠、上访不断,柳林县政府提出"一退两置换"(国有资产有偿退出、产权置换、职工身份置换)政策,对全县煤矿进行改革。

  "机会同时摆在我们面前,但所有人一算账,觉得价格过高,加之还要承诺办学,难以盈利,都没有搞,只有他能算过来账。"他说。

  其时,邢利斌在经济危机中已经赔光了钱,但为了买断兴无,到处找寻煤炭买家,以低于市场价签订长期合同预收资金,以支付兴无的收购款,加上高利借用部分民间资金,最终成功实现"空手套"。

  一份来自联盛的资料显示,兴无之后,联盛通过兼并、入股、租赁、承包等多种方式,用一年多时间并购小型煤矿16座。

  联盛公司高管对媒体回忆这一段时间的疯狂扩张时,如此描述:"矿主心理价位2亿,老板直接给2.5亿,一天收购3个矿。"

  兴无模式在其后10年煤炭黄金时间大放异彩。当时探明8400万吨的兴无煤矿,后来换算下来每吨成本仅为0.52元,而在煤价最高的2008年,柳林最好的焦煤每吨卖到1500元以上。

  受益于此的,还有当地政府。柳林县随着煤炭行情上涨步入跨越发展时期,其2012年财政收入从2002年的2亿元攀升为76亿元,位列山西省第二。而手握全县一半以上煤矿资源的联盛,至少贡献了其中的三分之一。

  2009年4月,牵手央企华润,让邢利斌的事业再上台阶。双方合资的华润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四处出击,在中阳、交口、石楼、临县、兴县等地并购矿井39对,整合后形成12对主体矿。

  借助合作伙伴华润之央企身份,邢利斌抢到了一大块资源蛋糕。

  梳理邢利斌发家史,与政府和国企交好是一大特点。从1990年代承包国营小铁厂开始,到2002年收购兴无,2009与华润合作,2011与北大青鸟合资入股离柳,每次邢利斌总会抓住杠杆,大举扩张。

  全盛之时的邢利斌,其集团下属6个全资公司、2个控股公司和5个合资公司,拥有和参股主体矿井23对,百万吨级焦化厂3个,资产588.75亿元,员工2.5万余人。2011年,其集团完成销售收入180.37亿元,实现税费61.93亿元。

  公益形象

  柳林县后山峘村,是第一个受益于邢利斌疯狂收购的村子,全村无论男女老少,人人收到18万元现金补偿。

  获得高额补偿的老百姓,很快发现新的生财之道。一名叫王凤连的女子,以年息24%的高息揽金,转贷给煤老板,很快让柳林全县卷入民间高利贷。

  柳林县当年拍卖兴无煤矿,附带办好当地高中的条件。出乎地方领导意外的是,邢利斌不仅履行承诺,还主动将高质办学主动下延到初中,给高中、初中老师分别开出9万元、8万元的年薪,以吸引全国优秀教师前来。9年来,在财政正常工资外,联盛另外对老师多发工资共7675多万元,教师和优秀学生奖金共2677多万元。

  在高投入之下,此前高考[微博]达线人数多年一直在吕梁垫底的联盛中学,后来成为"山西省示范高中学校"。

  2010年初,邢利斌又投资18亿元,启动占地1268亩的联盛教育园区建设,开始致力于提升幼儿教育质量。

  在社会救助、慈善捐款方面,联盛曾获中华慈善总会授予"最具爱心内资企业"称号。

  对地方政府的要求,邢利斌更是设法满足。

  2003年柳林县政府立项一个新型熟料干法水泥厂,由于该公司开发资金短缺,拖延两年未动工,解除原合同后,县里要求联盛承担该项目建设。邢利斌花18.8亿元完成了这一"政治任务"。

  公益与"政治投资",给邢利斌带来了"回报"。据公开报道,2007年邢利斌曾因一张8000多万元的承兑汇票涉嫌诈骗被警方带走,但在当地人大[微博]、政府的斡旋之下,邢重获自由,并还了所欠贷款,此事告一段落。

  有与其交好的老板说,遇到需要协调的事情,邢会直接拿起手机,拨通相关省领导电话。

  但2013年8月开始发酵的这场危机,邢利斌已近无计可施,重整未果之际被警方带走。

  同生共衰

  邢利斌的一位朋友评价说,邢利斌后期已被虚荣笼罩,2012年7000万元嫁女只是他这些年来自我膨胀的一个侧面。

  早在2007年,邢利斌就把联盛成立五周年的庆典办得分外张扬。论功行赏奖给员工的轿车和摩托车,在公司门外的公路上排了数公里。

  2009年,邢利斌计划在其老家柳林县留誉镇投入100亿兴建"中国第一村"。2011年,看好房地产业的邢利斌还曾表示要在太原投资80亿元,建山西省第一高楼。

  扩张计划一个接着一个,一个比一个宏大,煤炭市场却在不断下滑,2012年夏季,整个行业进入衰退期,并持续至2013全年。

  与上次金融危机相仿,邢利斌的人生再次步入低峰。

  最脆弱的地方最先断裂。2012年3月,参加完邢利斌嫁女婚礼后,放贷人王凤连再未给村民发放过高利贷利息,因涉嫌非法吸储被捕。据媒体报道,有人给柳林公安做过一个证明,见过联盛给王凤连打的四张欠条,总额为22.6亿元。

  薛村镇高红村村民李全,把22万元放给了王凤连,此前每月按时领取4400元的利息悠闲度日,但随着当地高利贷全面崩盘,数十亿涉案资金令李全这样的村民血本无归。

  邢利斌被警方带走后,当地资金链断裂风险进一步扩大。失去信心的银行开始对与联盛互保的企业进行抽贷,最多一家被抽贷已经超过30亿元。

  据悉,邢利斌被警方带走后,在4月3日曾给3名互保企业负责人打电话委托重整事宜后,此后再无消息。

  与联盛的金融机构债权人一样,互保企业也将报告送到了山西省政府,请求省政府协调,以期避免像联盛一样因为抽贷而步入破产重整的危局。
 ch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