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易学新闻

  易学 > 新闻中心 > new职场新闻 > 正文

中国最窘迫潦倒的5个圈子

2014-4-26 11:54:18 来源:新浪教育 已有评论:0 点击查看
新闻导读:不同的人会因为某种兴趣、利益、目的等结合成有形无形的圈子。这些圈子会形成某种共同意志壮大自己。但由于观念、时代的变化,或国家政策的倾斜,有的圈子却被边缘化,从而走向窘迫潦倒的境地。
  诗人圈
  
  

  著名诗人海子。海子这一代诗人的辉煌早已不在。

  说到当代诗人,恐怕大部分人只会想到上世纪80年代那一群人,比如顾城、海子、北岛等。事实上,诗人并没有在地球上绝迹。只是,已经没有多少人愿意去读那些晦涩的诗歌。失去聆听的人,使得他们无法靠诗歌维持起码的生计。

  职业诗人杨嘉利1996年出版了一本自费印刷的诗集,可是直到今天为止,快20年了,依旧没有销售完,还有几捆诗集放在他的床下。他的作品在全国20几家刊物发表,每月可以收到几百元稿费,扣除邮寄和打印的费用,几乎没有盈利。

  目前把精力完全放在诗歌上的职业诗人目前还是很少的,他们在生活窘迫时,往往靠家人、朋友和亲戚资助。更多的人则把“吟诗作赋”当成一种非常私人的爱好,只能与少数几个同行交流切磋。

  地下摇滚圈

  在歌唱比赛节目中,很多歌手都会靠唱几首激昂的摇滚经典来拉分。中国每年都会有无数场摇滚音乐节。听众群体是变得越来越庞大。但在许多人心目中,玩摇滚的人都是披头散发、吸毒、邋遢。中规中矩的主流摇滚乐尚且接受程度有限,那些音乐形式极端、对市场采取不合作态度的地下摇滚,就更不受待见了。

  玩地下摇滚的,往往非常坚持自己的个人风格,这让他们失去了绝大多数听众。但经过中国摇滚人的多年坚持,他们的音乐态度获得了越来越多年轻乐迷的接纳,乐迷规模不容小觑。即便这样,他们的处境并没有改善很多。他们很难找到推广渠道,售卖唱片和走穴演出,获得的收入也并不可观。拮据,成了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尤其在完全没有名气的时候。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最会推销自己的左小祖咒把自己的音乐和古怪的唱腔当作一个品牌来经营,一度火到时尚圈。现在的左小祖咒也算是名流中人。

  当代艺术圈

  要当一名艺术家,就要做好穷困一辈子的打算。如果你足够走运,在生前就获得世人认同(最好是在中年或之前),你可以享尽人间荣华富贵。可这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行业,幸运儿只是凤毛麟角。

  而在中国,这样的一些少数人还只是集中在几种传统艺术类型上,比如油画、书法。对于那些做行为艺术、装置,或者多媒体艺术的艺术家,别说观念难以被人接受,其表现形式也从来不是主流。还有一个尴尬的地方是,这些艺术形式也难以在艺术市场上拍卖、变现。

  北京宋庄艺术村。这里有几千名艺术家聚集在此,许多人日子并不好过。

  文艺书店圈

  在互联网的冲击下,书店的经营面临重要的冲击。而文艺,也只是越来越多地被用来指代咖啡店、小工艺品、小清新歌曲组成的容易消化的生活方式。真正的文艺,却是离大众越来越远。在这样的观念和技术变迁下,文艺书店面临着生存挑战。

  比较有名气的文艺书店有先锋书店、单向街书店、不是书店等。对于这些书店的经营者而言,开书店是因为爱读书,收入多少并不是太大问题。但不得不说,要将这种昂贵的兴趣继续下去,就必须面对生存问题。

  根据全国工商联书业商会的调查显示,过去10年有近五成实体书店倒闭。也许你能看到一些书店给你提供柔软的沙发、香浓的咖啡、窗明几净的环境。但这一切美好,你也可以理解为他们在努力求生存的表现。

  人文学者圈

  这里说人文学者的窘迫,是相对科技、经济等领域的学者而言。自从中国政府把教育方针定位在“科教兴国”之后,财政对科学教育和研究的投入达到空前水平。这也就使得对人文学科的支持,相对压缩了很多。文史哲等学科则更受冷落。

  没有获得足够的研究经费,许多研究都无法展开。不仅没有物质的帮助,更让人文学科处境尴尬的是,“课题至上”使得很多研究无法得到承认。《中国青年报》称,高校或者科研单位将前述“课题”本身列为学术评价中的刚性要求之一。拿国家的钱研究本身即成为成绩,而不拿国家的钱作出了好成绩也不算。

  另外,即便都是教授职称,一个理工科教授的收入和一个人文科教授的收入常常是差天共地。
 cherry